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其他类型 > 权倾裙下 > 第 138 章 番外if线六(全文完)

第 136 章 番外if线四

作品:权倾裙下 作者:布丁琉璃 分类:其他类型 字数:76万 更新时间:2023-05-23 15:31:17

赵衍刚回到东宫,就见扮成“太子”的自家妹妹坐在书案后,抱着一小罐腌酸梅,用银签子一颗一颗挑着吃。

两腮鼓囊囊的,肤白透红,活像只嘴里塞满食物的扫尾子。

“吃了这么多梅子,牙酸不酸啊?”

赵衍一边褪下身上的内侍衣帽交予侍从,一边接过侍从递来的食盒,“怎么了,谁惹着我们嫣儿了?”

听见赵衍的声音,赵嫣拧起的眉毛瞬间耷拉下来,苦巴巴道:“你怎么才回来。”

委屈颓靡的声音,和早晨出门前的兴奋模样形成鲜明对比。

赵衍看了阿行一眼,阿行低着头,三言两语将闻人蔺临时代为讲学、以及长风公主硬着头皮吃了半块甜到齁嗓子的蜜豆糕的事禀明。

没想到今日的武课临时换了人,赵衍眉心微微一蹙,透出几分单薄的忧郁。

他将街上采买的杨梅渴水置于案几上,温声解释:“抱歉,孤等了几年才见着旧友,相谈甚欢,一时忘了回宫的时辰。嫣儿受委屈了,喝碗杨梅渴水压压惊,可好?”

赵嫣今日出门未看黄历,也就随口抱怨那么一句。

玛瑙般鲜红剔透的汁水装在白玉碗中,应是用冰鉴一路护送回宫的,还冒着丝丝凉气,白玉碗沿凝了一圈细密的水珠。

有个同胞兄长就是好,即便出宫,也会惦记着给她带一两样好吃、好玩的回来。

赵嫣心满意足,端起来小口饮着,沁凉而微酸的鲜红果汁入腹,冲淡了唇齿间残存的甜腻。

赵衍下意识去拿阿行奉上的甜糕——他自小饮了太多汤药,苦吃多了,就格外贪恋甜。

可想起妹妹方才还齁得慌,他便又蜷指缩了回来,规规矩矩置于膝上。

“明日可要孤出面,给嫣儿出出气?”赵衍问。

赵嫣险些一口杨梅水呛住。

赵衍就是个没脾气的滥好人,光风霁月的真君子,对着谁都是温声细语,连呵斥都不曾有过,哪里会知道“出气”?

赵嫣想象了一番赵衍和风细雨告诫闻人蔺的画面,只觉荒诞好笑,摆摆手道:“算了算了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对了,明天是谁的课?”

“明日,按理是骑射课……”

赵衍仔细思忖了片刻,自己所筹划之事,一两日安排不清,可若继续让嫣儿代替自己去崇文殿,终归不放心。

何况,以往闻人蔺授课从不多言多做,仿佛只是完成一个任务般,即来即走。今日对嫣儿所做之事,倒更像是起了疑心。

真是个深不可测的家伙。

赵嫣似乎看出赵衍要说什么,先一步开口:“这几天,你忙你自己的事,不用管我。”

不待赵衍拒绝,她冷哼一声起身,心中算盘打得噼啪作响。

自己吃的瘪,还得自己讨教回来。

次日,文课授毕,赵嫣自个儿去偏殿更衣——

她这两日假扮太子之事须得瞒着众人,故而身边并未带宫婢,而暗中保护的阿行又是男子,更加不方便,故而更衣之事只得她亲力亲为。

她匆匆套上赵衍的杏白常服,又对镜确认一番眼角点画的细小泪痣尚在,试着压低嗓音“啊”了两声,确定无误,这才在内侍的引领下前去学习骑射的小校场。

见到一袭暗色武袍挺立的闻人蔺,赵嫣心中没有半点意外。

她定了定神,麻木地走过去,麻木地扯出一个温和的假笑,唤道:“少将军。”

“殿下。”

闻人蔺欠身行了礼,不紧不慢的样子优雅至极。

也不知道这人吃什么长大的,这么高的个子,肩臂力量蓄势待发,即便欠身行礼也压迫感极强,看得人心里直打鼓。

赵嫣有备而来,早想好了应对的招数。

闻人蔺要是又拿那些甜腻齁嗓的东西来吓唬人,她便推说自己饮了汤药,不宜吃甜食。闻人蔺若再如昨日那般坚持看着她用膳,那便有“谋害太子”之嫌了。

赵嫣心中打定主意,谁知闻人蔺只字不提甜食,只将目光轻飘飘扫过赵嫣的着装,顿住。

“殿下,就穿成这样练习射艺?”

他拖长语调,似是在笑。

赵嫣顺着他的目光,看了眼自己宽大的常服袖袍,一时无言。

赵衍的箭衣需要扎护腕,她一个人弄不来,又不能找旁人帮忙,只能挑了身看起来简单的常服穿上……可能,的确,不太适合骑射。

“去取银索襻膊来。”闻人蔺吩咐。

侍从很快端着托盘向前,托盘中盛着一根精致的银红臂绳。闻人蔺修长的指节将其拿起,朝赵嫣行去。

赵嫣警惕地后退一步。

闻人蔺不甚在意地笑笑:“以此物将衣袖缚住,否则不便于开弓射箭。”

赵嫣刚想说“让侍从来即可”,就见闻人蔺仿佛看穿她想法似的,缓声道,“殿下尊贵,自当臣亲自服侍。”

他嘴上说着“服侍”,可挺直的脊背却没有半分服侍的谦卑。

将信将疑间,闻人蔺已将襻膊带子绕至她的袖下,低声道:“烦请殿下,抬一抬手。”

赵嫣依言抬起胳膊,随即反应过来:自己为何要听他的?

然而已经晚了,闻人蔺手中银红的襻膊带子利落绕过她的右臂,从后肩斜绕回前胸,穿过另一只袖子,再绕过后颈回到右肩,两只碍事的大袖便顺遂捋起堆叠在腋下,露出少年人包裹在窄袖中衣下的、细弱的双臂。

闻人蔺望着“太子”纤白的后颈,眸色一凝,仿佛又嗅到了那股从皮肤深处散发出来的、极淡的微甜气息,与往日太子身上那股药味不同。

见闻人蔺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,赵嫣觉得自己就是被缚住双手的待宰羔羊,身形也略微僵硬起来。

他该不会是……发现什么了吧?

赵嫣不动声色,咽了咽嗓子提醒:“少将军若忘了如何系襻膊,可唤宫人代劳。”

闻人蔺收回视线,回道:“臣只是好奇,殿下这两日熏得什么香,挺有意思。”

“是吗?”

赵嫣心中波澜万丈,面上沉静如水,慢吞吞假笑道:“这两天的确换了拨贴身宫人,回头孤问问他们,用的什么香。”

闻人蔺不再追问,修长的手指将臂绳打了个优雅的结,再慢悠悠调整一番松紧。

望着“小太子”微不可察抖动的眼睫,闻人蔺垂眸盖住眼底的笑意。

紧张什么呢?他是不会拆穿殿下的。

战事初平,他满腹心计无用武之地,精力多得快要溢出身体。好不容易有个乐子,吓跑了她可不划算。

“小太子”挑了把称手的弓,缚着襻膊的纤细身形透着一股子韧劲。

皇帝心思深沉,想用一个嫡亲的女儿拉拢、牵制闻人家,算盘倒是打得响亮。这么个不安分的青涩少女,娇滴滴一掐即断,能顶什么用?

说不定还未学会开弓,就叫苦不学了。

闻人蔺望着连箭筒也不会系的“太子”,暗自轻嗤一声,面上的笑意却越发温雅。

“臣先教殿下开弓的站姿。”

他向前替赵嫣系好箭囊,随即隔着衣料抬掌托住她的小臂,引导她抬臂拉弓。男人的每一个神情、动作,皆是精心设计的完美知礼,如同摆弄一件有趣的物件般,挑衅着赵嫣的警戒。

可惜,赵嫣不是个受人摆弄的性子。

她还记着昨日的“仇”呢!

眼眸一转,赵嫣露出个乖顺的笑来:“可否请少将军拉弦开弓,为孤示范一二?”

闻人蔺道:“臣命弓弩手前来,供殿下观摩。”

“久闻少将军射艺天下一绝,能百步穿杨,例无虚发。若论学习,没有比少将军更好的范本了。”

触及闻人蔺眸底的探究,赵嫣作势一顿,声音低落起来,“少将军乃国之肱骨,孤这个要求,是否太过分了。”

话说到这个份上,闻人蔺若再婉拒,就是目中无君了。

他随手取来自己的大弓,笔直修长的双腿一前一后岔开,拉弦开弓,为赵嫣逐步讲解射姿要义。

“殿下可听懂了?”言毕,闻人蔺睨目问道。

赵嫣点点头,又轻轻摇头,温吞道:“技巧记住了,但还不能结合实际。请少将军勿要卸力,维持这个姿势,孤再仔细看看。”

闻人蔺眼尾一挑,维持着弯弓搭箭的姿势没动,肩阔腰挺,矫健无双。

赵嫣绕着闻人蔺前后左右仔仔细细观察了一圈,期间不时摸摸弓弦,擦擦箭矢,端得是认真无比,磨磨蹭蹭。

她这一观摩,便足有半个时辰。

也亏得闻人蔺基本功扎实,箭尖自始至终稳如泰山,不见半分偏移。换了寻常人这般维持举弓拉弦的姿势不动,只怕不到两刻钟就要臂颤手抖,筋骨酸痛了。

春日暖阳自廊下穿过,影子逐渐西斜,满月般的弓弦上跳跃一缕夺目的橙金色。

赵嫣磨蹭够了,这才压住眸中的那缕狡黠,绽开歉疚的笑来:“抱歉,孤不善弓弩,学得有些慢。”

“殿下精益求精,哪里的话。”

闻人蔺挂着完美的浅笑,声音温温润润,听不出起伏喜怒。

倒挺有耐性的。赵嫣暗自咋舌。

报了昨日“齁甜”之仇,她也不过多刁难,转身专心去练臂力。

闻人蔺松了松发酸的肩臂,适时收弓。

满月般的弓弦嗡地恢复原样,他眼底的无害笑意也随之收敛,化作一片兴味的幽暗。!

作者布丁琉璃向你推荐本站其他热门小说: 《风月狩》 、 《无人渡我》 、 《第九农学基地》 、 《贪睡》 、 《广府爱情故事》 、 《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[穿书]》 、 《大爆》 、 《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》 、 《小皇子》 、 《洄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