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其他类型 > 嫁给残疾世子冲喜 > 25、第25章 亲吻

25、第25章 亲吻

作品:嫁给残疾世子冲喜 作者:布丁琉璃 分类:其他类型 字数:10万 更新时间:2022-03-08 14:11:16

没有料到她会突然醒来,闻致的呼吸一顿。

但仅是片刻(eyuxs)•(com), 唇上微的温软离去✫[(eyuxs.com)]✫『来[鳄@鱼小说]@看最新章节@完整章节』(eyuxs)•(com), 闻致平静地放开了她。

明琬睡意全无,脑子一片空白,已是混混沌沌分不清方才一幕是梦境还是现实。她抿了抿唇,一颗心快要蹦出嗓子眼,脸上一阵又一阵地燥热……

她望着闻致的侧颜,期待他说些什么,哪怕是一个解释,但他只是扭过头望着车窗的方向,侧颜清俊疏离,仿佛方才的所作所为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。

这长无尽头的静默中,足以让所有鼓动的心绪平静下来。明琬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十分可笑,像是庸人自扰、自作多情的傻瓜。

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

在做了那种事后还如此淡定,真是太过分了!

她抬手覆在燥热的脸颊上,窘迫地垂下头,猜想闻致大概会一辈子装聋作哑,将这个偷吻埋藏在无尽的缄默之中。

直到马车停了,身边的闻致终于深吸一口气,沉声开口:“我再试一次。”

明琬茫然抬头。

“我的腿,”闻致依旧没有看她,只垂下眼,仿佛做出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般,轻而缓慢道,“我答应你,再试一次。”

明琬一时百感交集,心脏仿佛置于风口浪尖,不断重复着被抛起又跌落的过程。她抿了抿唇,似是愠怒又似是羞恼,用那双通透明亮的眼睛直直地望着闻致冷硬完美的容颜,说:“虽然你能重整旗鼓我很开心,但你难道不知道,我此刻最想听的不是这个吗!”

不待闻致反应,她泄愤似的在他肩上打了一拳,弯腰钻出了马车。

她大概是真的挺介怀,那一拳打得还挺重,但闻致一声没吭。直到外头的小花提醒他到家了,闻致这才抬手覆在唇上压了压,回味那带着桂花糖香味的唇瓣。

他知道,明琬并没有打算在宣平侯府长留,从嫁入侯府的那刻开始,她就随时做好了抽身离去的准备……

而他,一开始也没打算接纳这个“心思不纯”的女人。可是方才,他大概是魔怔了,竟会情不自禁做出那种事来。

闻致眼中蕴着风云变幻的情愫,甚至自暴自弃地想:她方才不该醒来,这样,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。

两人各怀心思,谁也没再提及此事。

得知明琬要给闻致诊治双腿,丁管事显得十分高兴,一会儿指挥侍婢端茶,一会儿命令小花送水,唯恐怠慢了小明大夫。

最后还是闻致嫌人来人往碍事,冷着脸将不相干的人都请了出去,连小花都没能留下。

明琬将自己这三个月来搜集的相关典籍资料全部手抄了一份,分门别类整理装订,足有厚厚的三大本。

春寒料峭,闻致坐在温暖的炭盆边,随手拿起一本一目十行地扫视,问:“你何时准备的这些?”

明琬诚实道:“从入府时。你真以为我是那不知感恩的白眼狼吗?”

若非他之前的脾气实在太过糟糕,她早就能替他诊治了。

明琬的字很端正娟秀,但绘图技巧却是糟糕得不行,上头临摹的人体穴位图经像是小孩子画的草图,简陋呆板,显得滑稽而又憨态可掬。

他嘴角的弧度很淡,稍纵即逝,却让整张冰封的脸都温暖了起来。

明琬大概也觉得自己的画技难登大雅之堂,一时难堪,夺过他手中的手抄本道:“我现在要初步检查一番你的身体,问你什么你要认真回答,碰你也不要躲,更不能像对待以前那些大夫般出手相揍,知道么?”

闻致姑且算是默认。他没有解释,以前他动怒,是因为那些大夫给了他希望又亲口将他的双腿定下“死罪”,用怜悯的、看待阴沟臭虫般的眼神告诉他:“这腿治不好了,世子节哀。”

他不需要解释,那些陈年流脓的伤疤没必要揭开给别人看,平白恶心人。

“深呼吸,劲儿大点。”明琬半弯着腰站在他面前,示范地长长呼吸。

闻致照做,他的呼吸匀长有力。

“平日都是自己翻身、起身么?”

“是。”

“换衣呢?”

“嗯。”

“若是腿全然没有知觉,是很难做到这些的,脚趾能动么?”

“一点。”

“那,每日解手沐浴呢?”

久久没有回应。

明琬记录的笔一顿,侧首望去,看到了闻致眼底的疏冷和难堪。

“最开始,他们会帮,后来我自己……”过了很久,他艰涩地吐出几个字,然后闭了嘴。

那段在黑暗中挣扎,没有尊严、看不到希望的日子,必定是他内心深处难以启齿的伤痛,撕开时连皮带肉,鲜血淋漓。

明琬忽然想起自己曾见过闻致沐浴用的汤房,房中的浴池很浅,不过两尺来深,且并非嵌入式,而是凸起于地面,刚巧与闻致的轮椅齐平,池子的另一边是一张换衣用的卧榻,榻边供人攀爬借力的扶手已被磨得很光滑。

以闻致要强的性子来看,他必定是稍有好转后便不会假借他人之手,哪怕摔得头破血流、花上数倍的功夫,也要坚持保持自己生而为人的最后一点尊严。

明琬甚至能想到闻致是如何从轮椅上迟缓地宽衣解带,慢慢将双腿放入浴池,再攀着边缘滑入其中沐浴,沐浴完后,又是如何拖着**残废的身子攀住卧榻扶手,用尽全身力气爬上去擦干换衣……

明琬没有继续追问,心情沉重地在簿子上写上“双腿触之有感,性子极度要强,能自理”。

第二日,明琬将明承远请来了府上。

接到青杏送来的请帖,明承远心中很是顾虑,还以为宝贝女儿在宣平侯府受了委屈,当即就收拾药箱赶来为女做主。

谁知到了侯府,就见女儿急不可耐地拿出闻致的初诊记录给他看,道:“阿爹你看看这个,世子的腿能有几成机会康健?”

原来是为了闻致的腿……

明承远松了一口气之余,又隐隐有些顾忌。知女莫若父,他能看出这傻姑娘对那冷傲无礼的少年动了情,这注定是一份不对等的爱情……

“阿爹?”明琬牵住他的袖子摇了摇,担忧道,“您脸色这么差,是不是身子还没养好?我送的那些药,您没吃么?”

明承远回神,不知为何长叹一声,接过明琬递来的纸张仔仔细细研读了一番,方道:“虽腿有知觉,二便自理,但因病了太久,恐脊椎中有损伤,亦是难以自愈。即便是为父这等水平的医者费尽心血,也只有三成的把握。”

明琬眼中的希冀黯淡下去,随即复又亮起,笑着道:“三成把握也够了,至少不是毫无希望。何况我年轻,精力足,有更多的空闲调整药方对策,兴许希望更大也未可知!”

明承远讲了些自己治疗偏瘫、久卧在床的治愈病例,将药方子默出来交给明琬,道:“这种事,不可操之过急,先内服外用将经脉疏通,待肌肉恢复力度,再让他慢慢尝试借助工具站立、行走。”

明琬应允:“知道啦,阿爹!”

“琬儿……”明承远深陷的眼睛注视着她,似有千言万语。

明琬道:“阿爹还有何事?”

明承远黯淡的唇嗫嚅了一番,终是抬手拍了拍她的肩,哑声道:“爹别无所求,万事只要你开心就好,但不管如何,万不可荒废医学药理,不可将自己的全部都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,过得没有自我。”

明琬觉得阿爹定是看出什么来了,不由脸一臊,垂首说:“好。”

……

整个二月,明琬都是泡在耳房改造的药房中,不断翻书记录,配药试药,连梦里都是茯苓、白术、骨碎补的药材满天飞,等到回过神能喘口气的时候,才发觉墙外的桃花不知何时开了,灼灼一片,蜂围蝶阵。

青杏抱着一束新折的桃枝进门,喜盈盈道:“近来真是好日子呢!小姐你看,花开了,老爷的事也有了结果。”

这是忙碌间隙中唯一的好消息。

容贵妃的“酸汤”一事水落石出,据说是另一个新得宠的昭仪嫉妒她有孕,故意买通膳房中的厨子改了酸汤配方……不管真假,阿爹所受的折磨都得以结束。

“小姐,你都好些天没有好好休息了,去睡会儿吧!”青杏蹲身望着明琬眼底的疲青,劝道。

明琬摇头道:“待我研究完这个方子。闻致的腿已经耽搁了一年之久,不能再拖下去。”

青杏道:“小姐,你脸都熬瘦啦,再怎么着急也要顾着身子啊!何况,我看姑爷每日冷冰冰的,您为他做了这么多,也不见他有句好话。”

明琬道:“我为他治腿,不是想博得他的愧疚或是感激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他救了老爷两次,您是在报恩嘛!”青杏嘟囔道,“那小姐,是不是世子的腿好了,咱们就可以离开了?”

明琬捣药的手一顿。

她记得自己刚嫁给闻致的那晚,确实是这么打算的。新婚之夜,她还和青杏躺在榻上畅想了许多和离后的光景……如今想来,那些单纯负气的话如同遥远的前世般,已变得斑驳模糊。

明琬改良了古偏方,将药材碾碎拌葱汁捣成泥,每日让闻致敷于足部,坚持热汤药浴,活血通络。闻致不爱喝药,不爱吃蔬果,明琬便想方设法给他调配药膳食补,一个月来倒有些细微的成效。

再不久,明琬开始给闻致针灸按摩,刺激双足反应。

金色的暖阳躲在屋檐上,她看了眼窗外,将银针从闻致的双腿上一根根拔除,忽然轻快道:“府中的花都开了呢!”

闻致半倚在榻上,从书卷后露出一双漂亮的凤眸,轻轻“嗯”了声。

他的反应总是这般平平淡淡的,好像这世间根本没有值得他动心的东西。

明琬兴致不减,继而道:“等忙完了,我们去外边赏花晒太阳,可好?”

她最近总爱说“我们”,好像两人生来就是这般温和情深,更有意思的是,闻致发现自己竟然也慢慢适应了如此。这种变化超出了他能掌控的范围,下意识抵触,却又忍不住每日翘首等候她的到来……

正想着,忽然感觉下腹一紧。

闻致目光一凛,几乎下意识攥住了那只按向他胯部的手,惊怒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明琬反被他这么大的反应给吓着了,小愣了一会儿,莫名道:“按摩居髎穴呀!我新学来的法子,对下肢无力极有效。”

她终日面对无性别之分的铜人,心无杂念,倒忘了活生生的男性身躯与铜人是不一样的。

闻致耳尖绯红,呼吸变重,眼睛死死地望着明琬,目光极具侵略性,如幽黑的漩涡般能吸入人的灵魂。但这种眼神又与以往的愤怒敌对不同,是隐忍的,不甘的,还夹杂着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,瞬息万变。

明琬的视线下移,想看看自己是否按错了穴位,使得他如此不适……然后她发现,闻致那儿有了明显的变化。

闻致满脸的狼狈。

明琬再过一个多月才满十六岁,如含苞的蓓蕾青涩。在此之前她从未触碰过男人的身躯,自然对这种反应十分陌生,只是本能地觉得这大概是件令人害怕的事……

莫名其妙的,她的脸也渐渐红了,烧得皮肤疼。

她忽的挣开了闻致的手,有些慌乱地起身,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,半晌才磕磕巴巴道:“药……嗯,我去看看厨房里的药膳。”

话还未说完,她就被闻致重新拽回了榻上。

“不许走!”他咬着牙,几乎恶狠狠道。

“好,我不走,但你能不能先放开……”明琬跌坐在榻上,压到了闻致的腿,他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。

明琬怕压坏他,小心翼翼地挪开身子,倾身艰难跪坐,不得不搭着闻致的肩膀保持平衡。

两人距离太近了,近到能望见他眼中倒映的自己。

明琬有些害怕这样的闻致,屏住呼吸,一颗心紧张得几乎要炸开。

闻致没有松手,反而用另一只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,冷玉般俊美的脸不知是因为羞恼还是情动染上薄红,哑声说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。”

明琬想辩解,然而闻致却不给她任何开口的机会,他几乎是恶狠狠的,掌下稍稍用力,她便低头吻上了闻致的唇。

柔软的触感,陌生的气息。

明琬瞪大眼,马车中那段朦胧的记忆争先恐后地在脑中浮现。她看到闻致半阖着眼,睫毛抖动,深邃的眉骨轮廓清俊无双。

他也在紧张吗?呼吸都是颤抖的。

不知哪来的力气,明琬忽的推开了闻致,他的后背撞在床栏上,发出好大一声响。

明琬落荒而逃。

闻致眼睁睁看着到嘴的鸭子飞了,偏生双腿动不得,连追上去拉住她都做不到,顿时面色铁青,血色褪尽,泄愤似的一拳砸在褥子上。

明琬迷迷糊糊跑回了厢房,青杏和芍药正在选取裁剪春衫的料子,见到明琬低着头闪进房,俱是一愣。

芍药道:“夫人不是在给世子针灸按摩么,怎的今日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明琬面朝下趴在床榻的被褥中,露出的耳尖如落梅绯红,抱着花枕嗡嗡道:“累了,歇会儿……你们出去吧。”

待侍婢们走了,明琬才翻身仰面躺着,一张脸憋得通红,长长吐了一口气。

闻致的嘴唇很软,呼吸干净轻柔。很奇怪,脾气那般冷硬之人,竟然有这样柔软的唇舌……

第二次了,他为何要吻自己呢?

他也有一点喜欢上自己了吗?

咦,为何要说“也”?

须臾之间,明琬脑中已是天人交战,无数念头争先恐后地冒出,最后汇聚成一道雷电当头劈下,震醒她混沌的思绪。

她知道自己近来为何越来越在乎闻致对她的态度了,知道那天在马车上等不到闻致偷吻她的解释时,为何那般委屈失落了,她所有的患得患失、矛盾迷茫,只是因为——

在冷冽的冬日,她爱上了那个像冰一样锋利的少年。

是何时动心的呢?

或许是那晚遇刺时,他拼着血流如涌也要弯弓搭箭将她护在身后;又或许是,得知她在为阿爹的事疲惫奔波之事,悄悄安排小花替她解忧之时……

原来,心悦一个人是如此简单,又如此艰难的一件事。

明琬不知道闻致是什么态度。

他之前那么讨厌自己,明琬费尽千辛万苦,也只是让他稍稍接纳自己而已。忽略那两次莫名其妙的吻,他甚至没有对自己说过一句好话,永远都是冰冷不近人情的样子,浑身的尖刺仿佛随时准备着将人连心带肺的刺穿。

可若不喜欢,他为何要吻自己?难道真像别人所说的那般,男人都是好-色之徒么?

没有人能给她答案。

接下来两日,明琬没有去给闻致针灸按摩,只是吩咐小花代劳。

第三日,小花愁眉苦脸地来找她,趴在窗台可怜兮兮道:“嫂子,我失宠了。世子不让我替他按腿,还让我滚出去。”

“嫂子快去看看世子吧!”小花恳求。

路过的青杏啐他,愤愤不平道:“呸!你家世子心情不好,还让我家小姐过去受气,你究竟安的什么心?”

小花遭受了闻致和青杏的双重打击,失魂落魄地走了。

明琬还是去了暖阁。

闻致的腿已经耽搁了一年,既然已经开始漫长的治疗,就不能松懈分毫,否则极易前功尽弃。

熟悉的房间,闻致坐在藤编的轮椅上,长发如墨,簪着她送的木簪,背对着她坐在案几边的三尺暖光中,望着窗外融融的春色出神。

见到她进门,他一怔,随即装作不稀罕的样子,冷哼一声转过头去。

“为何不让小花帮忙?该教的,我都教会他了,不会比我差。”顿了顿,明琬难为情道,“而且,有些穴位,他比我方便。”

不知是否错觉,她总觉得闻致听完这句话后,面色更阴沉了些。

明琬无奈道:“到底是哪里不如世子的意?你在别扭些什么?”

“在别扭的,应该是你。”闻致转动轮椅,与她面对面,明明坐在轮椅上,气势却压得站着的明琬喘不过气来。

明琬不可否认自己在逃避,在问题没有得到明确答案之前,她不知该如何面对闻致。

闻致望着她,逼着她先开口。

“我在想,我们算是夫妻,还是医患?”明琬踟蹰着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困扰,眼睛望着他,让人想起林间温顺的小鹿。

闻致道:“不一样么?有必要分得如此明白?”

“不一样!”明琬皱着眉,清楚道,“你可曾发现我们之间有问题,闻致?是夫妻,却不像夫妻,我很困扰,我看不明白,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。”

闻致沉默了很久,随即恢复了清冷从容的模样,道:“就因为我亲了你,你便如此介怀?当初你应下婚约时,不曾想过嫁为人-妻后要面临什么?便是相夫教子、绵延子嗣,又有何不对?”

明琬的脸腾得烧了起来,试图让他明白自己介意的真正是什么,道:“可新婚那夜,你明明不是这样说的!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情不自禁,还是在捉弄我!”

“你是傻子么!”闻致忍无可忍地低喝,一副“你哪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念头”的神情。

明明欺负人的是他,委屈生气的也是他。明琬真的觉得自己是个庸人自扰的大傻蛋,竟奢求闻致的温存。

他这样冷硬固执的人,永远不会明白她想要的究竟是什么。

“不是天下所有人都像你这般聪慧,无论多难的谜只需一眼就能看穿。我是傻,可也比你自作聪明要好得多。”见闻致神情冷硬,明琬挫败道,“算了,我会把那天的事全都忘了,当做什么都没发生……”

闻致身形一僵。

“过来。”他命令明琬。

明琬站着没动。她打定主意,不要再被闻致牵着鼻子捉弄了……

“我不知道你会如此介意。”半晌,闻致捏了捏眉心,露出疲乏的样子。

“以后还是你来针灸,不许逃,我……不碰你了。”

闻致言出必行,果真不再“戏弄”她,如此相安无事,到了三月下旬,闻致开始在明琬的建议下,尝试扶着长桌站立。

这么大一项任务,明琬没法独立完成,便让小花帮忙搀扶。当闻致勾着小花的肩膀,费力一寸寸从轮椅上“站起”时,明琬紧张得闭了呼吸。

他咬着牙,臂上的肌肉从衣衫下隆起,仿佛在和一个看不见的强敌做斗争。从轮椅转移到长桌边的短短三尺距离,他愣是红了脖子,满额的热汗。

明琬过去搭了一把手,让闻致试着慢慢松开小花,用手扶稳固定好的长桌,借助用自己的力量站立,哪怕只是一瞬。

但她高估了闻致的情况。

小花刚松开闻致,闻致便双腿一软,无法控制地下滑,好在小花眼疾手快地捞了他一把,这才免于受伤。

“没事的,不要急,找到感觉慢慢来……”明琬担忧地望着闻致苍白的面色。

闻致鼻尖挂着汗,攀住桌沿的指节发白,青筋突起,但他依然固执决然地努力挺直背脊,吃力道:“松……开……”

小花一眼松开,几乎同时,失去借力的闻致朝一边倒去。

明琬什么也来不及想,情急之中下意识伸手去搂他,却反被他沉重的身子撞得后仰,朝后跌去,后脑勺正巧撞在坚硬的桌角边缘上。

明琬只觉脑中“嗡”地一声,像是炸开闷雷,震得她眼前一黑。

她感觉自己昏厥了一瞬,等到能察觉到脑后蚀骨的钝痛时,她已躺在了地上。

闻致狼狈地趴在她身边,头发散了,衣衫也乱了,俨然没了昔日冷傲贵公子的模样。他用冰冷的手指轻拍着她的脸,不住叫唤她的名字,眸底一片猩红之色……

明琬有点想吐,她模模糊糊地想自己大概伤到了脑子,平日就被闻致嫌傻了,这下怕是会傻得更厉害。

屋内乱糟糟一片,闻致抬臂挡开试图搀扶他的小花,红着眼厉声道:“先把她扶起来!”

这样的闻致真是可怕,连带着小花也遭殃。明琬动了动手指,很想让闻致冷静点,但她说不出话来。

明琬受伤了,脑后很大一个包,在榻上躺了三日。

自那以后,不知为何,闻致突然开始避着她。明琬担心他的双腿恢复情况,几次要陪他练习站立,皆被挡在门外。

“你太弱了,留下来也只是碍事。”闻致平静道,仿佛只是!

(eyuxs)•(com)

布丁琉璃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《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》第十三章 男侍

《那个小哑巴》第 13 章

《权倾裙下》第 138 章 番外if线六(全文完)

《退退退退下!》79、番外 丹青

《嫁反派》第 110 章 周唐番外(下)

《嫁给残疾世子冲喜》25、第25章 亲吻

《与宿敌成亲了》番外二 温玉

希望你也喜欢

作者布丁琉璃向你推荐本站其他热门小说: 《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》 、 《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》 、 《嫁反派》 、 《穿到乱世搞基建(女穿男)》 、 《小崽崽找上来了》 、 《星际第一火葬场》 、 《不见上仙三百年》 、 《台风眼》 、 《哭大点声》 、 《皇贵妃